快乐飞艇

4008-64565464

136686445464

产品展示

联系我们

公司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
联系方式:4008-64565464
公司传真:+86-64646465
手机:136686445464

正文 【V156章】 太子妃重伤(修)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日期:2019/08/07 20:41 浏览:

  本书关键词:正文 【V156章】 太子妃重伤(修)无弹窗、正文 【V156章】 太子妃重伤(修)全文阅读

  正文 【V156章】 太子妃重伤(修)--------《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》----------b章节名:【v156章】 太子妃重伤(修)/b

  李棋跟李啸坐在原地,仰着头看着房顶上打得异常路有多么的辛苦,因此越发的觉得南荣浅语不值得夜修杰如此对待于她,心中对她总是存着恨的。直到雁不归一战,南荣浅语奋不顾身替夜修杰挡了一刀,性命堪忧。

  让人无语的是,因那一战南荣浅语终于发现,她自己深爱着的人是夜修杰的时候,他们的主子开始处处避着南荣浅语,越发的疏远于她。

  无奈,世间没有后悔药,更没有重头再来一次。没有谁的爱情,会一直停留在原地,永远不动只等你走过万水千山,再次回来。

  “没事。”摇了摇头,李棋根本静不下心来调息养伤,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跟南荣浅语对打的夜修杰身上。

  两人都擅长使剑,两柄长剑碰撞◆◁•出银白色的火花,凌厉的剑气直将心语楼房顶的瓦片都掀了个干净,发出一阵阵‘噼里啪啦’的声响,随即呈飞散状砸落在堆满了积雪的院落里。

  “殿下一定会赢的,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咱们去做,先调息吧。”话罢,李啸收回视线,双手结印闭上双眼,不多时头顶开始○▲-•■□冒出一缕缕白烟。

  “嗯。”两人短暂的对话过后,双双闭上眼睛运功疗伤,就盼着早些调理妥当,随时听候夜修杰的差遣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约莫两柱香过后,李棋李啸先后睁开了双眼,内伤虽未痊愈,索性是被他们压制了下去,短时间内不会影响到他们的行动力。

  话是说一个不留,但其实都是抓起来,监控起来,毕竟还得从他们的嘴里打探出更多的秘密。

  “他们什么都不知道,你即便是抓了他们也没用。”南荣浅语悬空而站,左肩上的衣服被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,露出雪白的肩膀,鲜血浸透了黑色的衣服,夜里瞧着并不明显。

  除了琴棋书画,针织女红,她自幼便跟着父亲秘密请来的师傅习武,但却从来不曾真正的动过武。

  在她拜师的时候曾经吞服过一颗药丸,那药可以隐藏她习武之后异于常人的气息,使得她的脉象看起来就跟没有习过武的人一样。只要她不主动暴露自己会武功,那么便不会有人知道她其实是会武的。

  当初在椒房殿,她看着伊心染拿着匕首,一刀一刀将奶娘割肉存骨,削成一具白骨,她忍着没动武;她也眼睁睁的看着伊心染拔下她头上的珠钗,划破了她的脸,毁了她的容貌。

  但那样的想法,作为棋子的她是没有资格的,她的父亲不会允许她那么做,只因会坏了他的大计。她是棋子,就该有做棋子的模样,除非生命受到威胁,否则不能动武。

  那时,她能真切的感觉到,他是真的要杀她,他眼里涌动的杀意,绝对不是做假的。

 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她对夜绝尘真正的死了心,没有了爱,只余下浓到不可磨灭的恨意。

  再后来,她才猛然发现,原来至始至终,她对夜绝尘的感觉根本就不是爱,而是一种极端的占有欲。

  “有用还是没用,都不是你能决定的。”以南荣浅语的聪慧,她是不会让那些出不了太子府的暗哨有机会活命的,夜修杰也早就预料到这一点。

  在真正动手之前,他就已然做了某些安排,只希望结果不会让他太过失望。他从不怀疑南荣浅语的智商,也知道这个陪伴了他那么多年的女人,其实论★-●=•▽心机谋略并△▪▲□△不输于他,因而对她,他可谓是防得很紧。

  尤其,在掌握了伯昌候府那么多罪证之时,他不得不对她一再设防,就怕哪里出现了纰漏,会危害到夜国。

  夜修杰能容忍自己被南荣浅语所伤,但他无法容忍任何一个胆敢危害夜国存在的人存在。

  倘若,在这场战斗中,必须有一个人站出来,必须有一个人死,那他情愿那个人是他。

  他做了南荣浅语三年的丈夫,与她共枕三年,却不知她是一个那么有野心的女人。他若能早些发现,是不是就不是如今这样的局面了呢。

  “你是抓不到他们的。”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,南荣浅语先是秘密送了一封信回伯昌候府给她的父亲南荣昌,紧接着就连番下达了几个指令,与其让她的人被夜修杰所擒,倒不如都死在她的手里。

  这些年,她在太子府中为南荣昌做了不少的事情,那些她埋下▷•●的暗哨也知道不少的事情,她又如何能在这个时候让他们活。

  “呵呵。”南荣浅语只是苦笑,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她第一次出手,她要杀的第一个人,竟然会是夜修杰,她的丈夫,她所爱着的男人。

  “拿出你的真本事来,莫要手下留情。”夜修杰腰间也有一道剑伤,血已止住,但却在他月白色的锦袍上留下了暗红色☆△◆▲■的血迹。

  他的身手跟南荣浅语的身手,处在伯仲之间,交手数百回合,各有损伤却分不出胜与负。

  李棋跟李啸带着府中侍卫,捉拿隐藏在这些人里面的暗哨,闹出的动静自是不上。而那些听命于南荣浅语,同样接受过特别训练的暗哨也极其的聪明,他们想要活着,想要逃走,就必然会制造各种混乱,加大李棋等人捉拿他们的难度。

  他们并不知道太子府中的暗道在哪里,只能一味的躲,一味的◆▼避。毕竟,太子府外有铜墙铁壁般的御林军前前后后的围着,别说是一个人,就是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。

  他们也想过引御林军进府,然后再趁乱逃走。只可惜,不但夜修杰知会外面的御林军不得入府,就连夜皇也下达过这样的指示,因而不管太子府中乱成什么模样,再没有接到太子指示之前,御林军统领是不可能冒然带人冲进太子府的。

  “你也莫要手下留情,因为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事情发展至今,她已是退无可退,唯有迎难而上。

  若是让她就这样死去,南荣浅语如何能甘心,她还没有得到她想要▲★-●的,怎能去死。

  她可以不在乎她的父母,但她却是放不下夜修杰。也许人都是那么矛盾,那么犯贱的,太容易得到的,总是深不会如何去珍惜,只有等到失去才会有深刻的体会。

  长剑交锋,黑白两色渐渐交缠在一起,渐渐的分不清楚谁是谁,只有剑影带出的剑气朝着四面八方直劈而下,整座心语楼瞬间坍塌,溅起满地的飞雪,寒风越发的凛冽冻人。

  剑刺入血肉,鲜血顺着剑尖流淌过剑身,再一滴接着一滴的滴落,南荣浅语眼神有那么一刹那的慌乱,握着剑柄的手微微颤抖,嘴唇哆嗦了几下,却终究是忍了下来,没有出声。

  那一声痛闷之后,耳畔响起的是猎猎风声,刺耳的,冻人的,让得她整个人面色一白,连嘴唇的血色都瞬间消散。

  剑刺入身体的那一刻,夜修杰也有半晌的走神儿,但也仅仅只有那么一小会儿,他很快就清醒过来。

  这一刻,他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下来,不是他不恨南荣浅语给他的这一剑,而是觉得这一剑过后,他再也不欠南荣浅语什么。

  回想以前的他,何曾不是以爱之名,深深的伤过南荣浅语,甚至用种种言语伤害过她。然而,从她把剑刺进他身体的那一刹那,他觉得他不再欠她什么了。

  身体抵着剑再往前一步,在南荣浅语惊愕的瞪大眼时,夜修杰运足劲气,一掌拍在她的胸口,将她打飞出去。

  刺在胸口的剑猛然被抽离出去,鲜红的血如朵朵红花,喷溅而出,仿如那洒落在夜里的血雨,凄美而冷绝。

  南荣浅语重重的摔落在地,捂着胸口狼狈的吐出几口血来,她就那么趴在地上,看着脚步踉跄面白如纸的夜修杰,嘴角的笑意越发的苦涩。

  突然,她不想再继续跟他打下去,她只想快速的逃离太子府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。

  “殿下。”李棋一直留意着夜修杰,看到他重伤,再也顾不得其他直接飞奔到他的身边,扶着他,生怕他出点儿什么意外。

  “这里用不着你,去办其他的事情,这是本太子跟太子妃之间的事情。”哪怕真要杀南荣浅语,夜修杰也偏执的不希望她死在别人的手里。

  “殿下小心,属下告退。”虽心中满是不愿,但李棋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得替夜修杰点穴止血之后,又飞•□▼◁▼身退开。

  既然他不能插手两人之间的战斗,那他便只能安静的等候在一旁,一旦夜修杰不敌南荣浅语,那他便冲上前去,誓死也保护好夜修杰的安全。

  “夜修杰,还能拿得起剑么?”抹去嘴角的血,南荣浅语将剑插在地上,支撑着自己站起◆●△▼●来。

  那晚在伯昌候府地下室里,她便告诉过父亲南荣昌,让他不要再★△◁◁▽▼有任何的动作,静待夜绝尘跟伊心染带人前去血月城之后才行动,如此拿下夜国才是真正的轻而易举。

  她不否认在这期间,夜绝尘会推迟去血月城的时间,但只要将事情处理妥当,再将所有的线索都一一掐断,那么他就算想查,也无处可查。然而,南荣浅语却还是低估了夜绝尘的能力,即便南荣昌处理事情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线索,依然还是被他顺藤摸瓜,找到了头上。

  南荣浅语猜到南荣昌会在伊心染生辰时动手,她再三提醒莫要选在那天行动,结果她没能等来父亲南荣昌的回复,反而等到了夜绝尘带兵前去伯昌候府捉拿她的父亲。

  她自认擅长揣度人心,可她偏偏从未猜到过夜绝尘的心,每每都让他打得措手不及。

  既是带兵前去伯昌候府,便是说明一个问题,夜绝尘手中掌握的证据,足以毁灭整个伯昌候府,叛处他们一家人死刑而不引起朝野动荡。

  慕欣告诉南荣浅语这个消息的时候,她就知道,伯昌候府完了,而他们在夜国隐藏的那些势力,若是不尽快转移,也都将完了。

  “你都拿得起,本太子自然也拿得起。”胸口这一剑,若非没有刺正,夜修杰只怕得当场生亡。

  摇了摇头,甩开多余的心思,他今晚必须拿下南荣浅语,要是让她离开了太子府,必然会闹出更大的波澜。

  当李啸赶来,夜修杰与南荣浅语又再次带伤过了数百招,两人的肩,腰,腿皆是受了伤,可谓是谁也没有讨到便宜。

  那些暗哨彻底被掌控起来,太子府也恢复了平静,府外的御林军也悄悄的松了一口气。可是他们的目光,无不齐刷刷的看向半空中,打得异常。

  御林军统领会意,立马调集人手意欲将南荣浅语围困在中间,再行拿下。千算万算,他们◁☆●•○△没料到她的手中还有那种黑色的珠子,于是接连三四颗砸下,四周泛起浓浓的白雾,伸手不见五指,几乎是敌我不分的情况,哪里还看得到她是往哪里逃的。

  “不用了,她既然选择了逃,必然是早就做足了准备,想追上她是不可能的。”夜修杰摇了摇头,如果换成是他处于南荣浅语的位置,必然也是早早做足准备的,不会让自己一再陷入险境。

  夜修杰摆了摆手,强打起精神,沉声吩咐道:“传府医过来替本太子简单的包扎一下,然后去伯昌候府。”

  两人默默的对视一眼,心知夜修杰下了决定的事情不是他们能改变的,也只能吩咐人搬来一张椅子,就让夜修杰坐在太子府门口。

  然后◇•■★▼找来府医,替他稍作简单的包扎,旋即扶着夜修杰上了马车,带着数百暗卫前往伯昌候府。

  伊心染进入伯昌候府●之后,方才渐渐的感觉到不对劲儿,只觉整座候府里安静得有些过份。

  不管是谁,深夜遇到大军围困整个府邸,都应该是心生惧怕,乱成一团的◇=△▲吧,然而这候府却是一点儿也不乱。

  仿佛这里面的人都是知道今晚将要发生什么事情,可一个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,真的会哪此平静吗?

  尤其是那些为奴为仆的,他们并非是南荣昌培养出来的杀手,又怎会不畏惧死亡呢?

  该死的,伊心染低咒一声,飘飞在半空中的身体猛然顿住,继而飞快的往后倒退,并将内力暗含到声音里面,大喊:“所有人立刻马上撤出府外,动作要快。”

  空气中隐隐的飘散着磷粉的味道,还有酒的味道,而那个站在门口手中拿着火折子的伯昌候夫人,更是让得伊心染心头一跳,嘴角狠狠的抽了抽,不由低咒道:丫的,这南荣昌一家子都是疯子吧。

  作死的,竟然是想将冲进候府中的将士,全都困死在里面,然后放一把大火,同归▪▲□◁于尽。

  轩辕思澈,南荣陌晨,司徒落澜,夜悦辰四人本就是各自带领一支侍卫队,分别从伯昌候府的四个门进入其中,也同时听到伊心染那一声命令,虽是都愣了一下,但仍就按照她的指示,快速的下达命令,让冲到里面的战士都迅速的往回撤退。

  他们都相信伊心染,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然她是绝不可能下达这种命令的。

  “战王妃,这个时候才想到撤退,已经晚了。”说时迟,那时快,张秀琴打开火折子,丢到洒了磷粉跟倒了酒窗上,小小的火苗立马变得凶猛起来,飞快的向四周燃烧。

  “尼玛的,怎么比老娘还像疯子。”伊心染心知无法阻止火势的蔓延,南荣昌这对夫妻竟然想出这么一个计策,又怎么可能让她有机会让火烧不起来,她能做的就是▼▼▽●▽●尽量让冲进来的战士,都快速的退出去,“所有人立马退出候府,这里快要烧起来了。”

  火势蔓延得很快,几乎就在伊心染大声吼完之后,打斗的双方都可以清晰的看到烧起来的房屋,一时间忘▲●…△了反应。

  轩辕,南荣,司徒以及夜悦辰都是同时低咒了一声,幸好他们有听伊心染的,在她第一次说撤退的时候便下达了指令,因此没有什么人在缠斗,都是没有多想的就转身往外退。

  而那些接到南荣昌死命令的候府暗卫怎么能让轩辕思澈等人后退呢,看着燃烧起来的大火,他们的攻击越发的凶猛,哪怕是死也要抱着那些战士不让他们有后退的机会。

  很快,整座伯昌候府都变成了一个火炉,那些火竟然是从最外面的墙开始往里面燃烧的。火势越来越大,就是那凛冽的寒风也吹不熄,反而越烧越大,越烧越猛。

  幸好,火势发展成这样,是在他们撤出来之后,然而,还是有很多的战士被困在里面,哪怕没有战死,也只能被活活的烧死。

  夜绝尘跟南荣昌交手时,也有听到伊心染的声音,可是当轩辕思澈等人都退到府外时,他却没有看到伊心染的身影,不由得心下一慌,整个人都走了神儿。

  南荣昌的必杀招砍向夜绝尘的时候,后者险险的▼▲缓过神,再想躲已是来不及,受伤已是再所难免的。

  @书本网 .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,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,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,请向本站投诉。一经核实,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。

快乐飞艇

快乐飞艇
电话
短信
联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