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飞艇

4008-64565464

136686445464

产品展示

联系我们

公司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
联系方式:4008-64565464
公司传真:+86-64646465
手机:136686445464

正文 【V046章】 叔嫂初次见面☆万更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日期:2019/08/07 20:41 浏览:

  本书关键词:正文 【V046章】 叔嫂初次见面☆万更无弹窗、正文 【V046章】 叔嫂初次见面☆万更全文阅读

  正文 【V046章】 叔嫂初次见面☆万更--------《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》----------b章节名:【v046章】 叔嫂初次见面☆万更/b

  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摆在桌上,冒着热气,浓郁的香气飘荡在空气里,直谗得人口水泛滥,恨不得把舌头给吃掉。

  “小姐是不是昨晚没有睡好,要不要小的给您准备一碗醒神汤,保准您喝过之后,神清气爽。”

  小二将最后一盘菜放上桌,二尺长的抹布搭在肩上,看着伊心染眯着眼,不停的打哈欠,好心的询问。

  往来天下第一□◁楼的客人,每天那是数不胜数,小二也记不住那么多。不管是千金小姐还是江湖儿女,他都伺候过不少,可她们个个都不好伺候,不像伊心染,很好说话,出手又那么大方。

  好歹他也拿了伊心染不少的打赏钱,要是能为她解决些小麻烦,小二也是相当乐意的。

  “●醒神汤,那是什么东西?”用力的眨眨眼,伊心染很想控制自己不要再打哈欠了,她真的已经受够这种昏昏沉沉的感觉了。

  天知道,只要她一闭上眼睛睡觉,夜绝尘那个该死的家伙就会跑到她的梦里搅得她不得安宁。

  哪怕是假寐片刻,他都不放过她,非要跑到她的梦里,追得她喘不过气来,死也要把她绑在身边。

  “这个小姐肯定没听说过,醒神汤是几种草药熬制成的,算得上是咱们雅城特有的东西,别的地方找不着。”小二是个土生土长的雅城人,对雅城相当的了解。

  天下第一楼在雅城开张没多久,就研制了醒神汤,很多客人上了门,都指名点这个汤来喝,效果非常的好。

  “真有那么神奇,喝了就能让我精神起来。”连日里做梦,还好死不死的梦到夜绝尘,伊心染真觉得自己是疯了。

  要不就是她太想念他,要不就是老天爷在提醒她,也许那个该死的男人,真的有办法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她。

  若非她真的提不起劲,整个人都没精神,再加上夏家的人在外面虎视眈眈,伊心染昨天就已经离开了雅城,继续她的游历生活。

  小澈子的天下第一楼还真不错,没什么人敢明目张胆的持刀往里面闯。夏家背景是挺硬,但是比起轩辕世家,明显就不是一个等级上的。

  只要伊心染呆在天下第一楼里一天,外面紧盯着她的夏家人就不敢动她。除了每天派人到楼里吃饭,实则恐吓威胁她之外,也没什么实质性的举动。

  其实,每天夜里睡觉都被夜绝尘骚扰,害得她严重失眠到不敢睡觉的地步,已经让伊心染的心里憋了一把火,正无处宣泄。

  “小姐肯定是出门在外,有些认床所以才没睡安稳吧。”小二自顾自的说,他已经注意伊心染两个早晨了,绝对错不了。

  但绝大部分的原因,却是夜绝尘那个该死的家伙,连觉都不让她睡安稳,干嘛总出现在她的梦里。

  d,她又不是脑袋被门夹了,成天茶不思,饭不想的思念夜绝尘,然后晚上睡觉,每天夜里都梦到他在梦里追着她跑。

  伊心染听得嘴角直抽抽,这是在她面前打电视广告呢,出口三句话都不离醒神汤。揉了揉○▲-•■□发疼的额角,冷声道:“给本小姐送一碗上来。”

  位置正对着窗口,偶尔一丝清风拂过脸庞,凉凉的,很舒服。明媚的阳光,喧闹的街市,往来或忙碌,或悠闲的行人,汇聚成一幅美丽动人的画卷。

  汤成明黄色,清澈见底,单闻着这味道,就有一种神清气◇•■★▼爽的感觉。小小的喝了一口,入口甘甜,不见一丝苦涩。

  伊心染方才一口气将整碗醒神汤都喝进肚子里,的确如小二所言,全都是中草药制成的,味道还挺正。

  “怎么样,小姐是不是觉得精神好些了。”但凡是来他们天下第•□▼◁▼一楼,点醒神汤喝的人,喝完之后就没有说不好的。

  “呵呵,小的怎么会骗小姐。”小二憨厚的笑着,不自觉的伸手抓抓后脑勺,神情举止都透着一股淳朴与可爱。

  “小二哥是雅城土生土长的,那肯定知道雅城有哪些地方有好吃的,好玩的,说来本小姐听听。”

  她都呆在天下第一楼里整整两天了,再不出去走走,真得憋出病来。要是雅城没什么可玩的地方,明天她就起程离开。

  要是有好玩的去年,伊心染决定多停留几天,她倒要看看,夏家的人怎么在雅城称霸,又怎么让她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那天在福满楼发生的事情,全雅城都传遍了,谁都知道是他眼前这位小姐出的手,将夏家的三公子狠狠的教训了一顿。

  不但废了他一只手,还打折了他一条腿,真真是大快人心。夏家真可是雅城的土霸王,就连衙门的人都要惧夏家三分,谁让人家后台够硬,寻常老百姓谁敢招惹夏家。

  最让老百姓津津乐道的,可不是伊心染的身手有多么的厉害,而是夏家★-●=•▽三公子的名字,有多么的搞笑。

  夏建仁,夏贱人,以前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。夏老爷为他小儿子娶的名字还真就那么一回事儿,他的儿子真就是一个贱人。

  就他对那些姑娘家做的事儿,跟逼人家为娼,没什么区别。女人一旦失了贞,毁的可不就是一辈子。

  当然,这些事情,百姓们也只敢私底下议论说道,谁也不敢拿到台面上说。他们都有一颗正义之心,但他们也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这个事实。

  自打伊心染住进天下第一楼,这里的生意可比上个月翻了近一倍,掌柜的说▼▼▽●▽●了,那可都是冲着伊心染来的。

  小二是知道雅城有很多可玩可看的地儿,但他不▪…□▷▷•想伊心染出天下第一楼这个门,要是她出去了,很可能就回不来了。

  夏家的人,几乎把天下第一楼外面三百米之内都封锁了,就等着伊心染出去。谁都知道天下第一楼那是轩辕世家的产业,敢知道当今皇后就是出自轩辕世家,又不是没长脑子,当然谁也不敢打天下第一楼的主意。

  他们不敢在天下第一楼里动手,那就只能在外面。小二心中佩服伊心染替他们雅城的老百姓出了一口恶气,所以他很犹豫,该怎么对伊心染开口。

  “没有什么好玩好看的地方么?”伊心染吃饱喝足,放下筷子,清澈的眸子扫过小二的脸,一抹幽光在她的眸底转瞬即逝。

  桌上的菜基本上都只挖了一个小洞,伊心染轻咬粉唇,觉得自己有些浪费。虽说,她不缺钱,但也不带她这么浪费的。

  “好了,本小姐知道你要说什么。”父皇,你可知道雅城的百姓,惧怕夏家人的程度,比惧怕你还要更甚。

  所以,九儿决定帮您除除害虫。以后要是这事儿传进了您的耳朵里,您就当没听见,其实九儿真不是故意的。

  “那小姐你还想着出去,夏家的人不会放过你的。”所谓双拳难敌四手,小二知道◆■伊心染有功夫,但也敌不住那么多的人呀。

  “本小姐心里闷得慌,偏就要出门去走走心里才舒坦,他们要是不长眼睛招惹到本小姐,后果很严重。”邪气的笑容凝在嘴角,越发让她平凡的五官变得耐看,甚至有种让人移不开眼的错觉。

  小二想了想,知道他说什么也改变不了伊心染的决定,憨厚的道:“小姐要真是闷得慌,出了酒楼一直朝西边走,那里有座寺庙,签特别的准,来过雅城的人,都会去那里上一柱香,祈求一段美满的姻缘。”

  刚喝进嘴里的茶,华丽丽的喷了出来,溅了小二一脸。伊心染▪▲□◁黑着脸,瞪着小二,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。

  她可不就是被月老乱牵了红线,才会莫名其妙来到飘渺大陆的么。如果说,上天让她穿越而来的目的,就是为了夜绝尘。

  “小姐你没事儿吧。”小二被瞪得头皮发麻,姑娘家不是都想为自己求一段美满的姻缘么,他哪里说错话了。

  没好气的瞪着小二狼狈跑走的背影,伊心染勾起嘴角,优雅的起身走到窗口边上,伸出脑袋朝着楼下的街道望去。

  前前后后,左左右右,都有夏家的人在监视着。这天下第一楼,看来是被彻底的包围了,除非她不出去,否则一出去就被夏家的人堵个正着。

  清澈的眸子微微眯了眯,伊心染笑着转身离开雅间,走回房间之后,动作利索的换了一身男装,对着铜镜精心的为自己画上一个妆,然后就大摇大摆的出了天下第一楼。

  她悠闲的走在大街上,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她的化妆技术,不说是独步天下,那也绝对是独一无二,绝无仅有的。

  以后要是有机会,伊心染真想拜个师傅,好好的学习学习,怎么制作ren皮面具。容易术可是门很高深的技艺,学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用了。

  所谓易容术,可不就是在脸上戴一层薄薄的面具么。那玩意,虽然挺好看,但其实很不透气。

  “你说,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西门楚离双手环胸,站在空旷的阁楼上远远望着伊心染穿梭在人群里的背影,眉头紧皱成一座小△▪▲□△山状。

  他要不是亲眼看着伊心染回的房间,片刻之后又换了一身男装•☆■▲走出来,在房间里又没有别人的情况下,他绝对不会相信,那个走出去的男人就是伊心染。

  从头到脚,哪怕是举手投足,都像极了一个活脱脱的男人。尤其,她注意到了男人最显著的特征,连喉结都仿造了。

  “夏侯景晟。”西门楚离要抓狂了,就凭着伊心染这手出神入化的易容术,她想要离开雅城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  街道上,人群里,早已经看不到伊心染的身影,夏侯景晟收回视线,沉声道:“我们都不是她,又怎么会知道她心里的想法。”

  她压根就不是一个能吃亏的主儿,与其说是伊心染招惹到夏家这么一个麻烦,倒不如说是夏家惹到伊心染这个天大的麻烦。

  且不说,她战王妃的身份,足够夏家狠狠的喝上一壶,就是她南国九公主的身份,也够夏家的受的。

  福满楼里发生的事情,夏侯景晟想不知道都难,大街小巷都传遍了,各种各样的版本都有,只可惜他没能亲眼目睹当时的情景。

  有一点可以肯定,那就是伊心染不是铁石心肠的女人,同时她也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女人,肯定有什么触动了她,否则她不会冒然出手助人。

  “难不成,她压根就没有打算放过夏家。”西门楚离被自己这个想法噎了一下,声音上扬,眼里却是跳跃着幸灾乐祸的光芒。

  伊心染明明就有机会在夏家人全方位的监视下,不损毫发的全身而退。但她不但没有选择离开,反而心情很好的逛街游玩,可不就是好戏即将开场的预兆么。

  “什么也许不也许的,我觉得她就是那么想的。”西门世家的产业在北方并不多,可是夏家近来的作为,已经三番两次的触怒他们。好不容易着这么个可以看戏的机会,西门楚离是说什么也不会放过的。

  只不过府中出了一位贵人,又靠着欧阳世家,就不把其他世家当一回事,屡次三番的挑衅。早就应该给夏家一个教训,让他们谨记着,古往今来还没有谁有那个资本,可以将十大世家中的任意一家,拉下马的。

  “她就不是一个喜欢按照牌理出牌的人。”伊心染是规规矩矩的人,也不会让夜绝尘追着她满世界的跑。

  要知道,伊心染可不是寻常金枝玉叶的公主,她的警觉性非常的敏锐,一个不注意就会暴露,到时要△▪▲□△他怎么解释。

  “我也只是说说而已。”自讨没趣的摸摸挺直的鼻子,想到什么似的,西门楚离皱了皱眉,面色凝重。

  “景晟,你有没有觉得伊心染很像一个人,就是上次咱们在锦城天下第一楼里,救的那个女人。”

  这种感觉,西门楚离不是第一次出现,就在刚才看着伊心染换了一身男装从房间里走出来,还有前两天看着她走进天下第一楼,那种感觉是一样的。

  “你想想她的眼睛。”西门楚离情绪有些告诉本小姐,你没有见过这样血腥的画面么?”清冷的声音自二楼响起,众人颤抖着身子,顺着声音往二楼看去。

  伊心染懒懒的斜靠在栏杆上,金色的弯弓在她的手里闪烁着刺眼的金光,令人不敢直视。

  “你不是堂堂雅城的王法吗?这么点儿阵仗就吓到你了,真是令本小姐好生失望。”伊心染缓缓站直身子,做了一个拉弓的姿势。

  “呵呵,雅城真没意思,本小姐都已经打定主意离开了,你偏偏还要送上门来让本小姐收拾,真挺逗的。”

  伊心染突然笑了,笑得张扬而邪肆,“得罪夏家有什么后果,本小姐★△◁◁▽▼不知道,不过本小姐却知道,你招惹上本小姐,会有什么样的后果。”

  “有种你就下来跟他们打,躲在上面算怎么回事。”夏富瞪着伊心染,他已失去了往日的冷静,情绪▪•★已然失控。

  伊心染理直气壮的回答,逗得整个天下第一楼的人大笑出声,双肩抖动得厉害,眼泪都险些笑了出来。

  “无论如何,你休息活着离开雅城。”说话间,夏富又吩咐了一个家丁,让他回去叫人赶过来。

  “就算是皇宫,本小姐都来去自如,区区一个雅城,你认为本小姐会放在眼里吗?”这个该死的老头,简直就是找死。

  夏家,就td井底之蛙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的道理都不懂。真不知道是怎么混到雅城老大的,想起来她就胃痛。

  伊心染轻轻一跃,直接从二楼跳到了一楼,她用的当然不是轻功,而是真的从上往下跳。缓缓站直身子,清澈的眸子扫过夏富身边一个个的大汉,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,她不想杀人的,但有些人就是找死。

  夜悦辰刚刚从拿弓射出一支筷子的震惊中缓过神,又目睹伊心染从二楼跳下来,思绪还很混乱,再听到伊心染叫他‘小子’。

  “吓傻啦,真是我的罪过。”伊心染俏皮的眨眨眼,她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小子,有种熟悉的感觉。

  综上所述,伊心染确定,她是真的没有见过夜悦辰,也搞不清楚,对他那么熟悉感是从何而来的。

  悦耳的娃娃音响起,伊心染眨眨眼,再眨眨眼,连耳朵都动了动,她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原来还真是娃娃音啊,好可爱。

  夜悦辰稍微稚嫩的俊脸一黑,他怎么就一着急,忘了自己的伪装,露出了自己真实的声音。

  “哇,好可爱的娃娃音,我喜欢。”伊心染欢呼一声,要不是场合不对劲,她一定扑到夜悦辰的身上,捏捏他的脸蛋,实在太可爱了。

  “哈哈,你真不适合摆出这种表情,好搞笑。”捂着肚子,伊心染笑得没心没肺的。

  “你”夜悦辰黑着脸,指着伊心染想说什么,又说不出来,只能在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。

  看着夜悦辰负气的背过身去,伊心染更觉得他像极了一个闹别扭的小孩子,眼里的笑意更加的明媚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喂,不是真生气了吧,还说你不是小孩子,明明就跟小孩子一样,难不成还要我哄你啊。”

  伊心染本来以为,还要多说几句才能哄好这个别扭的孩子,被他突然说出来的名字噎了一下,表情变得有些古怪。

  “做人要有礼貌。”夜悦辰不悦的皱眉,怎么看她都比他小,他才不◇…=▲要叫她姐姐。

  “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,但你必须先叫一声姐姐来听听。”挑着眉,伊心染笑得像只小狐狸。

  天知▽•●◆道,她在家里排行第九,上面有八个哥哥,还真没有享受过做姐姐的待遇。轩辕思澈那个家伙,嘴里叫她皇嫂,其实他比她年长,听起来总觉得怪怪的。

  “我没兴趣知道你叫什么名字。”想让他叫姐姐,没门。夜悦辰脸色臭臭的,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跳脱的女人,都不知道要怎么应付了。

  “咱们两个都臭,所以咱们是一家人,还说你不是我弟弟。”伊心染露出白得有些晃眼的齿龄,笑得眼儿弯弯。

  夜悦辰彻底无语,顶着满脑门的黑线,低声道:“你看看我,再看看你,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一家人,我姐姐长得貌美无双,才不长你这样。”

  说到姐姐,他就想念他家美丽动人的姐姐了,恨不得立马插上一双翅膀飞回到她的身边,好好的看看她。

  “我没说,是你自己说的。”夜悦辰无辜的耸耸肩,他真是婉转的暗指她长相平凡,没说她丑。

  “你、、、、”猛然间想起自己的脸是化过妆的,伊心染顿时心里平衡了,臭小子就算你姐姐长得跟天仙一样,都不可能美得过我,你就等后悔吧。

  夜悦辰被伊心染霸道的语气逗笑,低声道:“那你说说,你多大,要是比我大,我就如你所愿。”

  “你们两个说够了没有。”彻底被无视掉的夏富面黑如锅底,他们怎么可以如此无视他的存在。

  就算是无视他好了,但他们怎么能无视他手底下这么多的打手,简直就是对他最大的侮辱。

  “咳咳,我怎么把你们给忘了。”伊心染抚额,清澈的眸底染上肃杀之气,犹如不染血却骇人的女修罗般。

  “小七,把姐姐我的弓看好,丢了仔细我收拾你。”随手一抛,凤羽◁☆●•○△在空中划过一道金色的弧线,准确的落入夜悦辰的手中。

  @书本网 .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,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,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,请向本站投诉。一经核实,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。

快乐飞艇

快乐飞艇
电话
短信
联系